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仑人流医院哪些正规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00:15:4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仑人流医院哪些正规,慈溪正规医院做人流多少钱,余姚做人流首选哪家医院,北仑哪个做人流医院好,余姚人流医院都有哪些,宁波华美行吗,余姚打胎要需要多少钱

闲暇时不知道看什么书?点击“书单”给你推荐

安静时不知道如何修心?点击“氧气”读点书吧

寂寞时不知道如何排遣?点击“文化”查看文化动态

▽本期关键字▽

图像与修辞 |吕德安|王艾

宋代文学家、画家张舜民有两句诗:“诗是有声画,画是有形诗。”自古以来,便有诗书画同源之说,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,能诗者多识画,能画者多知诗。而在当代,也不乏既能绘画又能写诗的跨界艺术家。他们是如何实现跨界的?诗歌与绘画又是如何共生影响的?

今天(27日)下午,由飞地书局主办的“图像与修辞——吕德安&王艾双个展”将在福田区八卦岭飞地文学艺术空间举行。届时将展出两位艺术家部分重要画作,他们的诗歌作品也将以特殊形式共生于展览空间,以此回应“图像与修辞”这一展览主题,同时呼应两位参展人身兼艺术家与诗人的双重身份。

据悉,此次展览将展出吕德安画作15幅,王艾画作12幅,均是近三年的新作。

图像与修辞

——吕德安&王艾双个展

艺术家:吕德安 王艾

策展人:张尔

对谈嘉宾:朱朱 孙磊 彭捷孙文波 黄灿然 陈东东 宋琳 蒋浩

主办:飞地书局

开幕时间:2017年5月27日下午5:00

对谈时间:2017年5月27日周六下午2:30-4:30

展览地点:深圳市福田区八卦三路423栋6楼东飞地书局

吕德安

能成为诗人 因为我首先是画家

Q:谢晨星 A:吕德安

吕德安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享有诗名,为著名诗社“他们”的重要成员。工艺美术的求学背景,诗人与画家的多重身份,让吕德安出版多部个人诗集,还曾旅居美国大都会以画谋生,参与创建“星期五画派”,兼职“影响力中国网”的诗歌主持,2013年,他在北京成立工作室专业从事绘画创作。

在策展人张尔眼里,作为被公认的中国当代诗歌写作进程的重要亲历者,吕德安始终相信,诗歌语言早已被天然赋予视觉形象,而在其持久的绘画实践中,抽象的图形也是他感受世界万物的视觉修辞,他低调得近乎沉默的工作,为诗歌与绘画这一双向工作,提供了值得尊敬的可靠蓝本。

吕德安作品《印象之一》《印象之二》

Q:您怎么看自己的“诗人”和“画家”的双重身份?



A:从80年代以来,我一直在画画。虽然我一直认定自己首先是一个诗人,但绘画也是我所情有独钟的。反过来说,之所以我能成为诗人,也是因为我首先是一位画家。所以,如果我还是一位艺术家,诗画两者在我身上是相得益彰的。但近年来由于我画画近乎成为一种职业,诗也写得少了,但当我画画时,我希望我是一位诗人在画画,而不是一位职业画家。我是这么界定自己的。但从自由表达角度看,诗人或画家又仅仅是身份而己。

吕德安作品 《茅屋为秋风所破》(四联画) 2014年售价15万

Q:您的诗充满了画面感,而画又有诗意,那么在您这里,写诗和绘画,有着怎样的不同?



A:从创作意义上看,我希望写诗和画画发生在我身上是殊途同归,虽然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表现领域。不同的艺术方式都有着对自身的语言追求,都是在自身的局限里求近于某种更高的经验。或者说,当我画画写诗,我竭力遵循一种朴素而直接的表达,那是某种难以言喻的分寸感,那是相通的经验,它直接作用于你对线条,颜色,文字的理解和运用。

吕德安作品《吹吧,西风》 (二联画右幅)

Q:我发现您在画相对抽象的画作时用色会比较素朴和灰暗,但您80年代画的却比较具象,色彩也非常鲜艳。不知道这与您的作画阶段不同有关?还是因为抽象和具象的不同?



A:我们都逃脱不了时间。针对我自己不同时期的作品,我会说那是年龄和学识所至。它们构成了我的艺术生活,如此而已。我相信它们都具有某种真实性。这次展出的作品主要以较抽象的作品为主,也有几幅较具象的(画的是佛像),我或许有点随心所欲,但我无意让某种学术评价陷入尴尬。我常常觉得无论画什么,对自己而言,它们只意味某种真实的幻象。

沉默。有时候我找到他背后

在深处,拾起他的石头

沉默,有时候我是发生在其中的

一件事,继续拾取他的石头

基于我对时光的认识

我深信黑暗只是一片喧哗

找不到嘴唇的语言

像爱,像雪——

沉默是否就是这样一种黑暗

在他的阴影下,我尝试着说话

——吕德安《沉默》

吕德安作品

《要有光之一》→

吕德安作品

《要有光之二》↓

Q:您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?这两年因为绘画,好像在北京生活的时间比较多,相比之前在山上居住,都市生活对您的艺术创作会有什么影响吗?

A:我觉得还不错。我不想跟生活过不去。我越来越相信生活高于艺术,所以我必须学会去满意我所在的任何地方。所以无论是老家的山居生活,或是纽约、北京,我都尽力随遇而安。但话又说回来,近年来我画画的时间多于写诗,自然有些心慌,但无论是画画还是写诗,我觉得那都是一种天赋的劳动。但我相信它们终会通向一个共有的房间,到那时,一切皆有可能。

吕德安作品《卡夫卡房间》



诗歌与绘画 其实异曲同工

Q:谢晨星 A:王艾

诗人、小说家、艺术家王艾在童年与少年时代就受父亲与兄长影响学习美术,习诗,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他开始发表诗歌作品,90年代初期在深圳一家动画公司工作。这些年来,他曾有多部诗集、小说集出版,也著有绘画集《写画》《重构》《修习者》,写作艺术批评十余篇。同时是诗不离画,画不离诗。

王艾作品《鸟背上的山》

Q:您少年时期开始学习美术,但却是以诗歌与小说作品而著称,绘画在您的创作中的地位是怎样的?



A:在我小的时候,绘画和写诗同时展开,那时候还懵懂,茫然,画画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练习,以至于我叛逆得把画画得十分潦草。而写诗是自觉的,好像血液自带着动力与意愿。现在,小说基本没有时间写了,但是诗与绘画近十年几乎是平行的,但控制好中间复杂的环节十分不易,我是说,如果对绘画还有一定的抱负的话。

王艾作品《坛经·金毛犬》

Q:诗歌与图画是两种语言,您是如何平衡的?

A:诗是语言最高形式的展现,绘画则属于视觉体系。语言描述一种视觉形态和用笔绘出形态有很大的差异。但无论是作为视觉系统的绘画还是作为语言的诗,在大的文化视野里,则是异曲同工,这就是为什么从古至今对艺术家的要求都是触类旁通,因为在人类的生命灵魂里,活跃着创造的基因。

王艾作品《鹿1·2015》

Q:您以前画油画、画水墨,此次展出的是纸本综合材料,是心境有什么变化吗?

A:不是心境变化,而是想呈现不同的绘画语言及内容,想激活,或想反抗陈旧的经验与习惯。

王艾作品《坛经·骆驼1》

Q:能否具体介绍一下,您此次展览的作品,是如何在材料与方法上表达修辞?



A:修辞方法分有六十几种大类,假如把裁剪、挪移、隐喻诸如此类都算上的话,我的绘画还有很多方法,譬如抄写、复调、叠加、描绘等等。材料上包括茶水、中国墨、中国画颜料、水溶性物质、工业毛笔、针管笔等等。

你是我的镜子一如我是你的。影像介于

相思河畔的分叉,介于喘急的河水劈开这紊乱的

对质的两岸。你的沉默摧毁过

我的心理。杂念像刹车声与风铃的清脆声,

聚合在窗外。我要推开鬼魅宅邸的门,

抽离污染的根,拆散这骨架,

与骨架内的一缕青烟,一声叹息,

灰飞也烟灭。

——王艾《超现实雕塑》

王艾作品《坛经·马2》

Q:您之前跟吕德安老师有过几次群展的合作,此次二人展是首次吗?在选择展出作品时会有对应吗?

A:以前和德安在一些诗人的群展上一起露面,但主要因为我们都是诗人,这次也不例外。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展览,这次是首次,对我们俩,对举办方飞地书局来说都非常有意义。我们的作品主要是由两个独特个体所表达的差异。至于两个人展览的内容对应问题,我想,我们的差异与对应是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,是诗人、绘画者,因而得以眷顾。

编辑 | 罗婉



亲可能,还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

点击文字获取相关内容

真实的海盗,比加勒比海盗更带感|“俄国的浮士德”来自苏格兰|告诉你比电影里更真实的“辛德勒”|这三本书读懂欧洲艺术史|看文艺复兴三杰的各种厮混厮打厮杀|看看老树画画,人生不过也就这么一回事儿|“为活着而吃饭”和“为吃饭而活着”,你是哪一种?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李惠利医院无痛人流网上预约